首页 > 行业资讯

比特币到底算不算世纪泡沫,还能投吗?

发布时间:2017-12-16 17:14:04

比特币到底算不算世纪泡沫,还能投吗?_aicoin_图1


比特币投资到底有多热,几个现象可以说明。


韩国为了遏制大学生和韩国大妈炒比特币,韩国央行已经连续几次召开了紧急会议,讨论如何更好的监管比特币交易问题。

在新西兰,一名男子将位于汉密尔顿的房子以30万纽币卖掉,购入矿机在奥克兰开始挖比特币。卖掉房子投入到比特币市场的用户,在新西兰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

在日本,散户投资者涌入比特币市场已经给各大交易所带来了不小的挑战,按媒体报道,相关交易中估计有30-50%是日本散户所为。

在中国,虽然央行等部委,已经禁止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在国内的集中交易,但整个产业发展并没有停滞。刚刚传出消息,小米的雷军、巨人网络的史玉柱,以及中国公募一哥王亚伟参股比特币交易平台OKcion,也传出360的周鸿祎正在商谈投资火币的消息。

欧美投资市场相对成熟,但也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比特币市场的助推,比如欧洲的法国准备推出世界上第一只比特币公募基金,德国准备推出比特币期货,而瑞士之前已经推出了比特币ETN(Exchange-TradedNotes)。美国就不用说了,不仅上线了比特币期货,而且美国一些比特币交易所,日开户量一度超过10万。

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一些人看到的是机会,一些人看到的是风险,但大部分人认为这就是一个风口。

什么是风口,中国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,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


在我看来,比特币引发的区块链资产热,以及数字货币狂潮,用“风口”来形容还不太恰当,因为这是一次百年难遇的“泡沫”运动,背后有着非常可怕的认知盲区。

真正能够在历史上留名的泡沫不多,比如四百年前荷兰郁金香泡沫、三百年前的英国南海股价泡沫。这两个泡沫是非常值得研究的,因为其影响空间绝后。

真正的,巨大的泡沫,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标的价格波动形成的泡沫。没有社会核心成员的参与,没有历史性组织关系的改变,其所谓的资产价格波动,实际上并不能看作是一种空前的价格泡沫运动。

1602年,荷兰东印度公司(Dutch East India Company)成立,这家公司直到1799年解散。在成立将近两百年间,总共向海外派出1772艘船,约有100万人次的欧洲人搭乘4789航次的船班前往亚洲地区。平均每个海外据点有二万五千名员工,一万两千名船员。

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历史意义在于,它是世界上第一家跨国公司,也是第一个发行股票的公司,而且政府持有股份,有为战争支持薪水,与外国签订条约,铸造货币,建立殖民地等权利,每年给政府分红18%。该公司贸易额一度占到全世界总贸易额的一半。

到了1630年左右,全世界的财富,源源不断的向荷兰转移,就像过去三十年,中国疯狂的赚取外汇一样。荷兰人的富裕程度你是很难想象到的,衣食住行都是不用发愁的,因此就开始玩精神层面的东西,郁金香(类似于北京人玩核桃、手串)。

1634年至1637年,郁金香的价格被炒到了你想象不到的地步,最高的时候,荷兰人培育出来的郁金香高贵品种,一株可以卖到110盎司黄金,按照目前的价格,110盎司的黄金,价值14万美元,接近100万人民币。

但郁金香泡沫最终还是破裂了。每每回顾这段历史,每次都能让投资者感慨万千,但这并没有使得投资者对于泡沫的理解更加清晰,反而更加模糊了。


跟郁金香泡沫比起来,日本的房产泡沫、美国的次贷危机都很难相提并论,郁金香可能再过一百年,也不会卖到一株110盎司黄金的价格。

为了研究比特币价格,以及其是否成为世纪泡沫的可能,我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有干别的,无时无刻都在想这个问题。今天终于有了一点想法,对于郁金香泡沫,我的思考是,并不能完全站在郁金香上面去研究,对于这种世纪泡沫,需要一个非常明确的历史解答。

与其说它是一种泡沫,还不如说是人类诞生了新的组织形式之后,所刺激出来的一种前所未有的,对财富和梦想的追逐。如果荷兰没有发明股份制公司,如果东印度公司不是那么高效、贪婪的攫取全世界的财富,那么郁金香泡沫就不可能诞生。

其实人类的组织形式只要发生重大的变革,就会对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(比如中国房价的暴涨,其根源就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),从而制造出难以想象的资产狂潮。股份制公司的发明,给全民参与经商奠定了基础,也给商人们提供了持续的资本,而股东的贪婪,导致股份制公司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魔鬼机械,可以渗透到任何一个角落去榨干哪怕一点点的利润。

我可以这么讲,如果股份制公司这个组织,首先不是从荷兰诞生,而是从其他国家诞生,那么其他国家也会爆发类似郁金香一样的泡沫。

我们继续往下说,再举一个类似郁金香泡沫的例子。

1664年英国南海公司成立,这家公司成立之初,是为了支持英国政府在债务方面的信用问题(当时英国为与法国争夺欧洲霸主发行了巨额国债),认购了总价值近1000万英镑的政府债券。作为回报,英国政府对该公司经营的酒、醋、烟草等商品实行了永久性退税政策,并给予其对南海(即南美洲)的贸易垄断权。当时,人人都知道秘鲁和墨西哥的地下埋藏着巨大的金银矿藏,只要能把英格兰的加工商送上海岸,数以万计的“金砖银块”就会源源不断地运回英国。

南海公司的股票实在太有诱惑力了,其中包括半数以上的参众议员,以及国王也禁不住诱惑,认购了价值10万英镑的股票。由于购买踊跃,股票供不应求,公司股票价格狂飙。南海公司股价涨幅最快的时候,一个月涨了29倍。

1719年至1720年,南海公司通过跟政府之间的“债转股”,以及发行新股计划,把泡沫推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。社会各界人士,包括军人和家庭妇女,甚至物理学家牛顿都卷入了漩涡。


到1720年6月泡沫破裂,南海公司股价从超过1000英镑迅速跌到了接近100英镑。

那么南海股价泡沫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?真正的背景是,南海公司有条件从海外攫取巨量的财富,政府参与到炒作当中,全国最有权势的人,都持有南海公司股票。这依然可以看作是“股份公司”这个组织给世界带来的冲击,如果“股份公司”这个组织没有发明,也就没有南海泡沫一说。因此,南海股价泡沫,实际上从真正的历史根源来讲,跟荷兰郁金香泡沫属于同一种逻辑推动。

由此来判断,如果要出现类似的,全民式资产追逐形式,要么就是翻来覆去的炒股票,要么就是需要有新的组织形式出现,或者说新的“大陆”有待开发。但截至目前,我并没有看到比股份公司更为先进的组织形式出现。到了上个世纪末,互联网的兴起,改变了全球产业运行机制,也制造了一次巨大的泡沫运动,可以说“互联网”成了投资者的新大陆。

未来还有什么是“新大陆”呢?比如说人类发现了某个星球上全是黄金,而且只要投入更多的资金,就能从这个星球上把黄金运回来,那就有可能会制造出新一轮大投资,以及伴生的大泡沫。可目前还不行,马斯克的宇宙飞船,似乎离飞到其他星球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

如果没有新大陆,那么真正的改变依然是人类自己的“组织形式”。之前是“股份公司”,而后是“互联网”之下的股份公司,那么未来就是基于互联网的“区块链”。



“区块链”对世界的冲击,可能就像400年前“股份公司”的发明一样,不仅可以改变经济社会的组织形式,而且可能会制造出类似郁金香一样的世纪泡沫。

比特币这种泡沫从历史来看,没有任何的案例可以参照,400年前的郁金香是一朵花,200年前的南海股价,是一个公司的股票,而今天的比特币是一个区块链数字货币。

没有人能看懂,但参与者都充满对区块链的幻想,它就是21世纪的新大陆,这就是制造世纪泡沫最好的先决条件。

当然,泡沫也分前、中、后三期,前期的表现主要是少数人靠信仰,中期是多数人抬轿子,后期的表现就非常值得重视,因为当泡沫足够大的时候,对社会各阶层会形成很大的影响,这个时候如果不参与其中,就会有一种被历史抛弃的感觉,而既然形成了一种社会效应,包括国家政府、社会名流等就会参与其中,这进一步导致信用背书增强,普通投资者更加趋之若鹜,泡沫逐步到达顶峰。


那么区块链到底会如何改变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呢?


“股份公司”这个组织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基础形态,其推动全社会商业活动的能力已经抵达极限,区块链可以进一步分散出更为有效的组织。很简单的举个例子,目前大家打招呼会问,你是哪家公司的,或者说你在哪家公司工作,未来可能会问,你是哪条链上的。因为你所有的信用、资产,以及价值的创造,都可能是通过某一条或多条区块链来完成。

因此,从改变商业进程,以及社会组织形式这个方面来说,区块链具备创造世纪大泡沫的机会,而且这种泡沫的影响,并不像荷兰郁金香一样,只限于一个国家或一部分人群,比特币等制造出来的泡沫,甚至会影响到全球一大批产业的转移和诸多资金的再分配,引发危机可能仅仅是其中一个小插曲。

很多老外非常不理解中国的哲学,在中国人思想里,能穿云驾雾,飞得最高、最快的动物,是龙,而中国龙却没有翅膀。就像你认为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价格却涨得最高。

如果真的有世纪资产大泡沫,真的可能不是房产、股票,或某一个实体的东西,而更可能是一个非常虚拟的资产。人们出价最高的东西,往往不是对他们来说,使用价值最高的东西,而是那些能不断刺激他们欲望的东西。

最后,我还想强调一点,对于研究数字货币的这帮人来说,一定要注意,绝对限量的东西,是不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的(近几百年来,黄金之所以可以当做货币,是因为黄金的产量增速,跟全球GDP的平均增速差不多一致),除非有更高级的智人,把我们现有的人类关进了动物园,限制其所有活动,那样的话一般等价物就可以是限量的了,否则只要人类是进步的,就需要用更多的一般等价物来满足对创造的定价。

法币的最大问题,并不是不断的增发,而是没有可信条件的增发(区块链一些机制可以摒弃人为干预,做到有条件的自动增发货币,这一点值得期待)。比特币等绝对限量的币种,只能当做一种“藏品”来看待,也只有将其当成一种储值和藏品,才有可能出现更高的价格。如果要过渡到大规模结算货币的角色,需要提升的不仅仅是修改算法和升级技术的问题,还要对现有社会规则的制定者进行影响、改造,而这本身是危险的。